李學斌

Archive for the ‘Facebook’ Category

Facebook 與人口資料來源

In 補充資料Facebook on 七月 25, 2009 at 6:51 下午

言必有據,我想跟大家分享撰文資料來源,希望可以抱磚引玉,糾正錯漏。

有關 Facebook 用戶數目資料,我所參照的包括以下網站和博文:

1. CheckFacebook.com

CFB July 2009 HK Statistics

2. NickBurcher.com

NBfbHKJuly09

CheckFaceBook 由 Nick Gonzalez ( @nickgon ) 主理,他曾經在 TechCrunch 撰寫大量文章。 讀者可以點選 CFB 上的圖表,以顯示更多數據。比如點看 % Online Population ,會驚覺孟加拉有九成人口在用 Facebook ?!

Nick Burcher ( @nickburcher ) 是英國媒體行銷研究機構 VNC 的頭目。他的博客分析各地用戶增長,可以配合 Google Trends 去進一步推敲新聞相關性。

我是在 Twitter 上看 RT ,以及經常 Google 各種數據,而找到這些資料,不必奇怪。互聯網上沒有唯一的專家,只有湊巧攻入一個題目的行家。

有關香港人口的數據,可以在統計處找到

經調整的人口和 Facebook 用量數據如下:

PopVsFB_HK

廣告

網絡社群氾濫 數碼鴻溝惡化

In 經濟日報FacebookGoogle WaveTwitter on 七月 25, 2009 at 12:00 上午

近日,網絡社群裏最招人嫉妒的事,並不是誰的iPhone 3GS最先到手,而是誰先獲得邀請,參與測試Google Wave。
這真是教人吃不消。又一種新形態社群網絡,意味着又一道數碼鴻溝。

香港號稱是世界數一數二普及上網的社會,然而翻閱調查機構Nielsen的報告,卻會發現,自千禧年以來,香港上網人口普及度,一直保持在7成左右。這意 味着近年網絡面貌變化雖大,影響卻只觸及經已上網的人。3成沒有上網的市民,跟其餘7成網民,距離愈拉愈遠,彼此之間的共同話題,仍綁在傳統媒體的框架以 內。

facebook網民 抽離社會

facebook至今已有200萬個香港用戶,可謂滲透度最高的新媒體。幾乎所有在學人口都已被拉入facebook,再大十歲的青壯年勞動人口,也有7 成人纏綿於此社群內。可憐我們社會那些45歲以上的「話事人」,只有6%登記了facebook帳號,難怪他們對於網絡文化多不了解,總是嗤之以鼻。

facebook最大貢獻,是方便人們聯絡現實生活上曾接觸過的朋友,將生活小圈子網絡化。有道曰facebook最能反映朋友們沉迷甚麼玩意,生活有多 休閒。把這話反過來說,facebook凸顯了用戶抽離社會的一面,盡管用戶也會組織和加入一些議題小組,但小組內容卻鮮有進一步發展,徒具聲勢,流於濫 竽充數。

3成網外人被傳統信息籠罩

Twitter社群呈現另一種面向,用戶只有不斷地參與傳遞議題和信息,才會建立出自我身份,使關心題目發展的用戶持續關注,形成價值共同體。也因為公共面向廣,在Twitter上,社會議題比消費優惠信息,傳得更快更熾熱。

可惜這亦意味着Twitter較像工作和公共投資,較不像享受和消費生活。雖然說發放140字短訊十分簡單,要好好處理大量信息、接駁人脈,卻得額外使用工具,付出更多的努力,許多試用戶都未曾跨過門檻。

然而一旦跨過了,就會看到社會被數碼和權力鴻溝割裂的景象。看着那3成網外人口,被傳統信息框架所籠罩,當權者、話事人自以為是,操縱論述,欲把社會牢牢 牽制着。同樣身縱網絡,大部分人並不能憑信息優勢提升自己,只能藉以消遣生活抒洩抑壓。能利用網絡,結集信息而影響社會的一群,才方開始凝聚起來。

打破斷層掌資訊 進一步當權

網絡社群的公共運作模式成形,勢將與傳統勢力決裂。並非取向分歧導致決裂,而是世界觀、處理信息的模式不同,而造成知識斷層,彼此難以溝通下去。誰能連繫起公眾關注和認同的信息,誰就會取得主動權。

Google Wave代表着更激烈地變化和膨脹的資訊模型,很難預計多少人會接受這個新工具,但能在浪濤上展開凌波微步,掌握更多資訊優勢者,定必得以進一步充權(empowerment),形成新勢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