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學斌

以數據圖說明誰在討論「端」

In Uncategorized on 八月 26, 2015 at 9:51 下午

作者按:沒想到,在探討這個問題,並放到 Twitter 時,竟然又引起好些迴響,甚至驚動了幾個影響力挺高的 Facebook Page ,連自己都響朵了。也許隔天自 search 一下,會有奇妙大發現。

Facebook 是香港人氣最高的社交網絡坪台,無論是以人流還是以內容分享的量來說,其影響力遠遠拋離其他網站。更甚者,自從 Facebook Page (即一般人常講的fans page)出現,許多獨立運作的網站,不就是增加發佈功能,使其內容自動排程刊登到 Facebook 上去接觸讀者,不就是獲一些具影響力的 Facebook Page 管理方,轉載引用其內容。如是者,越來越難找到有影響力而不被收納到 Facebook 的內容。反過來說,單單以 Facebook Public Page 的內容去做語料庫(Corpus) ,便能有效地追縱網上討論熱點、找出意見領袖、捉摸社交媒體對特定事情的反應。

QSearch 是一家台灣 Startup 的產品,去年中才開始運作,沒多久便因獲得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的團體選用,在該次選舉佈局和造勢操作上大放異彩。據知 於今年初,QSearch 每日收集的公開數據量動輒就 300G ,特別對準源自華語地區、擁有一定數量 Fanbase 的 Facebook Public Page 收集語料,並針對中文等東方語種優化搜索效率,所以東西雖然幼嫩,仍找到了獨有的地區優勢和效用。

最近,端傳媒的出現,在香港引起不少議論,為了了解香港的網民是怎去看「端」,我曾多次使用 QSearch 的關鍵字搜索,企圖探看 Facebook Pages 公開語料有何啟示。

Screen Shot 2015-08-26 at 8.02.30 pm

上圖來自 QSearch 付費版的搜索結果,我把地區局限在香港,而時期則是最近一個月,每一個點的大小對應著 Like 和 Share 的綜合數目,十分反映內容「觸動」了多少用戶。但每個點代表的內容到底是甚麼、討論到底是怎樣,還是要點進去再看。(免費試用版的搜索結果在此

蘋果是香港主流傳媒,近月兩次提及「端傳媒」,分別是關於其出場,及以其記者帶避彈衣而被泰國當局扣押的事件,蘋果本身提供的標題和內容都只是資料性,並未有甚麼正負面色彩。然 Post 底下比較多人 Like 的評論,就有各種立場和批判呈現,比如下列:

Screen Shot 2015-08-26 at 8.10.36 pm

這反映了蘋果的讀者群怎去判斷事件和「端傳媒」本身,而評者的意見也會進一步影響其他讀者,一旦有主流論調成形,文章內容是否中立,或有沒有甚麼暗示,都比不上「明示」的影響力。

如是者,我檢示餘下三十一個 Page 到底在分享甚麼,論叢是怎樣。或回到最初的提問:到底誰在討論「端」?甚麼人把「端」的訊息傳開去,使這個新媒體接觸到更多人?

我沒有預期到,三十二個 Page 當中,標明「本土」,或會著力「討伐左膠」的,竟然佔了相當大份額:

標明「本土」:PassionTimes 熱血時報、停止共產黨殖民香港、還我香港人讀書權利

著力討伐左膠:無待堂、我係五毛我係鬼、我以後唔去左膠民陣唱k團遊行、剷爆左膠、

我不能說其他 Page 就不本土,或不討伐左膠,比如陳雅明、福佳與林忌創作、Martin Oei 黃世澤,都三不五時就「派大中華膠」,但他們會關注的東西,往往更闊些,或是主線不在此。而強調本土或愛討伐左膠的,特別高頻率地談論「端傳媒」,這正是我想探討的題目。沒想到,讓端進入香港網民眼簾最為著力的,卻是一堆負面議題。而說到底,負面議題仍是具傳播力的,越拿東西出來批評,越惹人看看八掛到底是甚麼回事,形成相反相成的局面。

曾碰過幾個去端傳媒工作的人,他們說,端比較著力把深度新聞造成系列,按道理這些新聞若成功,讀者會樂於分享帶來更多認同。奈何 QSearch 未能反映個人的 Public Share ,同時,也未見到有哪些本地 Page 正在借用「端」去討論相關的事。比如說,我一直關注緬甸,留意到端傳媒有對緬甸水災及其他面向著力報道,但這些材料並未曾進入本地 Facebook Page ,連相對其他媒體的同類內容,端被轉載的頻率都不怎樣,那麼說,端的內容影響力,目前待未建立。
Screen Shot 2015-08-26 at 9.33.09 pm

社交網絡的力量,需要不同範籌的人交互討論,才會發大。就差不多時期起動的網媒去對比 Like Count per post
HKFP 的表現略勝於端,那怕端有更多 Post ,從而帶動似乎更多的 Engagement:
Screen Shot 2015-08-26 at 9.40.23 pm

若再看看 Hong Kong Free Press 的周延討論何在,就會看到比較寛的接觸面。
Screen Shot 2015-08-26 at 9.44.14 pm

去年,柯文哲的團隊使用 QSearch 作 Facebook 大數據分析的方法,正是找出不同題材裹具影響力的意見領袖,並跟他們互動,從而增進彼此的理解,以及公關層面的爆光率。如果作為網媒,內容是做得好的,卻未能有效發揮影響力,那就真的該多去分析公開數據,並以此建立公關策略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