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學斌

用五千萬,許一個願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24, 2014 at 1:24 上午

多少香港人,為了發達而向馬會許一個願,希望五千萬一注獨得?

多少尊貴的區議會議員,倒過來做,拿著市民的五千萬,教大家一年許一次願?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9811a

如果,我有五千萬,如果,我是那麼相信巨樹有靈⋯你知道嗎?我們可以做很多事。

上月,我和一些生意夥伴,接觸中文大學的趙紹惠教授,希望可以協助他把「護樹監控系統」早日產品化。我們這夥生意人,是做智慧城市項目的。對我們來說,一個城市的智慧,總離不開節能和保育。這亦正是一個理想,一套符合商業和科學運作的邏輯,驅使我們主動找尋更有效更現代化的產品,去好好理解城市中的樹,去組成樹木的開放數據,以建構公共的保育訊息網絡。

我所住的大埔區,正正是有很多樹的,很多都是真樹、原生樹,動輒數十年樹齡。樹越高齡越有靈氣,相比起來,林村的第四五代許願樹,還真是個現代消費文化底下,虐待自然而成的奇葩。比起每年頂多去趁一兩次熱鬧才去找上的許願樹,那些天天在我們身旁,給我們造氧,為我們遮蔭的樹,實實在在地共我們一起成長,不是更值得珍惜嗎?

Red_Cotton7(圖片截自大埔官立小學校刊)

然而,我們許多時就忽略了這些大埔之寶。前國民教育中心(大埔官立小學)旁的木棉樹,矗立在運頭塘山上一百三十多年,2009 年秋發現被真菌侵蝕,同年底就被政府漠然斬除了。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18.33 am(圖片截自 2009 年 12 月 9 日政府新聞)
但悲劇並沒有因為那種果斷而結束,政府、區議會對樹木殺手真菌,愛理不理,任它蔓延。2014年夏,同一個山頭上,莫壽增中學那標誌性的南洋杉,突然倒下了。死因仍是真菌侵食。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30.30 am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30.38 am

(圖片截自莫壽增校友會通訊)
我們的區議會,那些尊貴的議員們,有沒有好好想過,運頭塘山上的原生樹林,正大面積地受到威脅嗎?有沒有想過,可以撥多少錢去救救真正的樹嗎?

很不幸,我要告訴大家,大埔火車站旁,又一棵古樹,將要為安全理由,不日被砍掉了⋯而我們的議員都不曾理會過。

tree(圖片截自維基百科,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條目)

我們真的無能為力嗎?運頭塘山、春暉園伴,仍是我中學七年的青春歲月所寄之境,我可真捨不得。

如果說真菌是天災,那因為工程而破壞水土,甚至直至砍掉區內的標誌性樹木,那能不是人禍?

在東北地區單車徑擴展工程時,我們沒有稍加留意,就在大窩西支路失去了一百數十株老樹,再花四十年也種不回來。四十年,試問大家有多少個四十年?

從吐露港公路進入大埔,第一個巴士站所在的廣福「眼鏡橋」,橋旁有幾棵木棉樹,也是區內居民的最愛,年年夏天都有攝影沙龍友拿來取境遠拍近拍⋯
IMG_1499 IMG_1520 (圖片截自newbiefoto 博客)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46.07 am(圖片載自 Google Maps 街景)

那又如何?看看我們的區議員⋯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48.35 am

為了政績,為了工程,他們就任由工程公司省錢砍樹了事。幸好這事被另一些大埔居民看到,有心的年輕人跟政府工務追究到底,才使他們交待別的工務方案。但⋯後知後覺的區議員又出手了⋯
10247406_10202013196090197_3375394630947772862_n

有那麼好嗎?關注事件的網民又要追問,才發現議員的建議是不斬 A 樹,而去斬 B、C樹⋯

這就是我們尊貴的議員的水準了。有興趣者可以在 Facebook 找到相關討論。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TaipoTaipo/permalink/10154377776870245/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TaipoTaipo/permalink/10154960163635245/

話說回頭,如果有五千萬⋯不,也許只要有五百萬,甚至只是五十萬,都可以起動趙教授的「護樹監控系統」了。我們還可以把錢用來建立大埔的樹木資料庫,長期跟進被真菌侵害的林區,希望早日找到對付真菌的方法,或至少提早治理,避免問題擴散開去。

我們甚至只消五千元到五萬元,就可以舉辦老人與樹的攝影比賽,把這區的美好風景、人情,都好好保存下來,在網上留傳給後人。

我看著區議會這麼用那五千萬,簡直就像把一疊陰司紙般給燒掉⋯這就是我們可憐的血汗稅款的下場了嗎?

如果,還有別的選擇,我們也可以做點事。

不,事實上該這樣說,我們只要肯去出錢出力做點事,才能保有自己的選擇。

我正是為了實踐這個選擇,嘗試撥一點業務資源去這方面的事。作為一個商人,我還是相信這種錢不是白花的。當我們學懂了怎用新科技去理解環境,保存和傳統訊息,而有效達成社區保育,那將鐵定是個可以面向全球的好生意。所以,我也不過是在投資而已,我也希望這種投資的心理,可以動員到更多理性的人,去共同努力。

這,可算是個卑微的願望吧?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