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學斌

Archive for 2014 年 12 月|Monthly archive page

何去何從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30, 2014 at 8:21 上午

拾坊間牙慧,2014 年底,香港進入了後佔領年代。

後佔領,意味著雨傘運動底下,一代香港人的身份意識被迫出安全線外,被迫對生存環境產生另一種理解,也必須把生涯規劃加以調整,不然將陷入進退兩難。

政治現實裹,香港許多制度發展都無形蒸發掉,大白象工程項目大幅度地轉移公帑給建制勾結的得益者﹐港式貪腐現形,把高級公務員的道德意識徹底消除,香港由精英吸納管治,轉化為斬貪式管治:當權者可以隨時拿一些過氣權貴,諸如曾蔭權、許仕仁、郭炳江來開刀,同而掩護放生難計其數的鄭汝樺(脅高鐵而座中銀)。原本勘稱為香港的英雄兒女的紀律部隊,突然大變身成為堅決棒下出孝兒的冷酷後母。商人要歸邊,專業界別裹,世代差異亦見明顯。

種種現象,都同樣地指向生成「被孤立的一代」。

大夢未覺迷,被孤立的人實則還是自我感覺良好﹐你說他們如溫水裹的青蛙,他們卻始終嬉哈於父母的物業升值,社會的保障網絡,以及各種好像總有道理的財務、生涯策劃當中。哦,他們,其實就是你們,或是⋯我們。

跟好友鄭立的視角和理解不同,我理解這所謂被孤立的一代,乃是以小資為主,金鐘夏愨村,總是要比旺角亞太區更屬多數/主流,夾雜著更多不同階層者,兩/三佔區都實質地分屬嘻皮士,不真正憂柴憂米,不真正無法移民⋯

也正因此,明明已經被孤立了,被逼到牆角了,被拒於澳門或大陸關口了,他們頂多是勇武地 Selfie 。比起外界設計的孤立局面,局中人其實更著力自成一派、內在地驅動自我孤立。「冚世界都錯撚晒,所以我同你切割」,個個都是神豬。

我從不感到鳩嗚、藝術地佔領的快樂抗爭者,有為生存而主動出擊過。在香港,絕絕絕大多數人都未有自救意識,大部份抗爭行為的終極目標不過是威風堂堂,而很少會真切落區接觸這片土地上的人,這空間內的制度。結果,許多許多行為,結算下來仍只是為了面子而作消耗戰,而且「作戰者」亦很快無以為繼,因為打從一開始大家都消耗不起來,行動沒有經濟意義上的閉環。

曾經響起一波「重奪區議會」的呼聲,不消一個月就靜了下來,不是沒有行動者,而是群眾還原為一盤散沙,用港式世界仔話語:「贏到立法會就得啦,區議會呢D咁靠蛇齋餅粽嘅野,咁留返被民建聯去 Serve 囉。」

當然,世界仔政治水平無法解釋立法會為何己經不是「非建制派」主導,因為給他們每周 Like 一次議員的核彈級發言短片,亦都係咁先鳥。還可以做甚麼?失敗主義不是老鴿們尊享,而是香港本土派的常餐,又或是特餐,總之你怎選,吃到口的都是一撚樣。恭喜晒咁多位不下廚的食神。

我曾經接觸過不少勇武的、熱血的、理性的、乜乜物物的人,當中不少數到現在都會為重奪區議會這種題號而喝彩,甚至是鼓吹者、發言者。但,很不幸的,除了被封為左膠的土盟、被譽為過氣的老鴿紅花外,幾乎找不到堅持投身參選,積極準備的人。

那些搖旗吶喊著建國獨立甚麼的人物,更加是空心老倌,是 Selfie 中的極品,巨大到不能運作的自護號,自我中心式離地升仙者。

指責別人⋯誰都知道沒甚麼用。我仍然在積極準備,寫這文,無非是又一次激將,希望將來不是孤軍作戰,更希望不要出現和空心本土派內鬥的可笑局面。然我還是必須指出歷史沒有停止地重複著,任何貌似不可能的事,都總會累積成最可怕而難免的陷阱。

香港自救,刻不容緩了。你放棄了中國人身份,你就失去中國。你放棄了香港市民身份,你就鐵定失去香港。我們誰都能出賣誰,而我們一直在逃走和出賣中如此殘存。你不盡公民之責,不懂看顧鄰里,走到世界任一角落,你的名字都是叫做「孤兒」,又或是咬食自身的特種「蝗蟲」。

廣告

用五千萬,許一個願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24, 2014 at 1:24 上午

多少香港人,為了發達而向馬會許一個願,希望五千萬一注獨得?

多少尊貴的區議會議員,倒過來做,拿著市民的五千萬,教大家一年許一次願?

http://www.inmediahk.net/node/1029811a

如果,我有五千萬,如果,我是那麼相信巨樹有靈⋯你知道嗎?我們可以做很多事。

上月,我和一些生意夥伴,接觸中文大學的趙紹惠教授,希望可以協助他把「護樹監控系統」早日產品化。我們這夥生意人,是做智慧城市項目的。對我們來說,一個城市的智慧,總離不開節能和保育。這亦正是一個理想,一套符合商業和科學運作的邏輯,驅使我們主動找尋更有效更現代化的產品,去好好理解城市中的樹,去組成樹木的開放數據,以建構公共的保育訊息網絡。

我所住的大埔區,正正是有很多樹的,很多都是真樹、原生樹,動輒數十年樹齡。樹越高齡越有靈氣,相比起來,林村的第四五代許願樹,還真是個現代消費文化底下,虐待自然而成的奇葩。比起每年頂多去趁一兩次熱鬧才去找上的許願樹,那些天天在我們身旁,給我們造氧,為我們遮蔭的樹,實實在在地共我們一起成長,不是更值得珍惜嗎?

Red_Cotton7(圖片截自大埔官立小學校刊)

然而,我們許多時就忽略了這些大埔之寶。前國民教育中心(大埔官立小學)旁的木棉樹,矗立在運頭塘山上一百三十多年,2009 年秋發現被真菌侵蝕,同年底就被政府漠然斬除了。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18.33 am(圖片截自 2009 年 12 月 9 日政府新聞)
但悲劇並沒有因為那種果斷而結束,政府、區議會對樹木殺手真菌,愛理不理,任它蔓延。2014年夏,同一個山頭上,莫壽增中學那標誌性的南洋杉,突然倒下了。死因仍是真菌侵食。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30.30 am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30.38 am

(圖片截自莫壽增校友會通訊)
我們的區議會,那些尊貴的議員們,有沒有好好想過,運頭塘山上的原生樹林,正大面積地受到威脅嗎?有沒有想過,可以撥多少錢去救救真正的樹嗎?

很不幸,我要告訴大家,大埔火車站旁,又一棵古樹,將要為安全理由,不日被砍掉了⋯而我們的議員都不曾理會過。

tree(圖片截自維基百科,聖公會莫壽增會督中學條目)

我們真的無能為力嗎?運頭塘山、春暉園伴,仍是我中學七年的青春歲月所寄之境,我可真捨不得。

如果說真菌是天災,那因為工程而破壞水土,甚至直至砍掉區內的標誌性樹木,那能不是人禍?

在東北地區單車徑擴展工程時,我們沒有稍加留意,就在大窩西支路失去了一百數十株老樹,再花四十年也種不回來。四十年,試問大家有多少個四十年?

從吐露港公路進入大埔,第一個巴士站所在的廣福「眼鏡橋」,橋旁有幾棵木棉樹,也是區內居民的最愛,年年夏天都有攝影沙龍友拿來取境遠拍近拍⋯
IMG_1499 IMG_1520 (圖片截自newbiefoto 博客)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46.07 am(圖片載自 Google Maps 街景)

那又如何?看看我們的區議員⋯

Screen Shot 2014-12-24 at 12.48.35 am

為了政績,為了工程,他們就任由工程公司省錢砍樹了事。幸好這事被另一些大埔居民看到,有心的年輕人跟政府工務追究到底,才使他們交待別的工務方案。但⋯後知後覺的區議員又出手了⋯
10247406_10202013196090197_3375394630947772862_n

有那麼好嗎?關注事件的網民又要追問,才發現議員的建議是不斬 A 樹,而去斬 B、C樹⋯

這就是我們尊貴的議員的水準了。有興趣者可以在 Facebook 找到相關討論。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TaipoTaipo/permalink/10154377776870245/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TaipoTaipo/permalink/10154960163635245/

話說回頭,如果有五千萬⋯不,也許只要有五百萬,甚至只是五十萬,都可以起動趙教授的「護樹監控系統」了。我們還可以把錢用來建立大埔的樹木資料庫,長期跟進被真菌侵害的林區,希望早日找到對付真菌的方法,或至少提早治理,避免問題擴散開去。

我們甚至只消五千元到五萬元,就可以舉辦老人與樹的攝影比賽,把這區的美好風景、人情,都好好保存下來,在網上留傳給後人。

我看著區議會這麼用那五千萬,簡直就像把一疊陰司紙般給燒掉⋯這就是我們可憐的血汗稅款的下場了嗎?

如果,還有別的選擇,我們也可以做點事。

不,事實上該這樣說,我們只要肯去出錢出力做點事,才能保有自己的選擇。

我正是為了實踐這個選擇,嘗試撥一點業務資源去這方面的事。作為一個商人,我還是相信這種錢不是白花的。當我們學懂了怎用新科技去理解環境,保存和傳統訊息,而有效達成社區保育,那將鐵定是個可以面向全球的好生意。所以,我也不過是在投資而已,我也希望這種投資的心理,可以動員到更多理性的人,去共同努力。

這,可算是個卑微的願望吧?

對香港的移民、工作簽証政策的三點倡議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7, 2014 at 11:17 上午

年來,中共中央封殺香港民主普選路,官員尸位素餐,引發學生罷課示威。政府以警察暴力回應,自毀法律和文明社會、良好投資環境的聲譽,引爆雨傘革命。港府恬不知恥,誘導民間分裂,階級互鬥,居民、僑民,乃至世界上任一有良心而痛睹現狀的公民,無不奮概,對共港再殖民主義霸權恨之入骨。

在此非常時期,特首梁振英透過傳媒,提出要寬化人才入境,鼓勵香港青年往外闖。七八九十後青壯年港人,多陷遲缺乏機遇,前景不明朗的困局內,加上近日政治衝突、中港矛盾、暴力燥動等等因素,對梁氏發言深深不以為然,力歇聲嘶稱之於「賣港宣言」。

我不怕得罪千千萬萬人。要於此時此刻嚴正說明本身的見解和申述,請不吝批評指正!

寬化入境﹐容納外國(包括大陸)人材﹐是香港社會新陳代謝、進化為都會,促進經濟文化發展的重要策略。我們不應因人廢事,也要有長遠眼光深入反省,去排解細節裹的騙局和虛偽﹐促使這個方向能發揮正能量,改革社會沉疴!

我本身就是融合政策、寬化入境和工作簽証手續的鐵桿倡議者,絕對不會因黑特首染指支持推動此方案﹐或因本土派厲聲討伐﹐而改變立場。

要做的反而是好好監督和完善方案。

十一月﹐我興投資推廣處的官員會見﹐就有關人才入境和工作簽証﹐提出以下三點:

1) 平等交換簽証和居留、工作、社會福利、稅務承擔責任。每一個入境居留額需換得到一個香港人出外工作居留享受社福的名額。居留權、工作簽証權不應少於三年﹐宜以五年為續期單位﹐並按社會貢獻考慮批准全面入藉。

2)交換求學名額﹐宜有等額投資﹐補貼一個香港本地適齡學童享有同一水平教育待遇、出國入讀機會。此等投資補貼﹐宜以國別對港直接投資補貼為準﹐不必依賴指定交換生個別承擔。

技術或專業移民而非自顧者﹐本地註冊顧主須確保同時以相同條件聘用相同數目的本地人才﹐或把同額薪金、津貼﹐以捐助註冊本地教育或社會福利機構方式報銷。

自僱或投資移民者﹐每人必須聘請或以全職工資培訓兩名本地居民員工﹐並分享在港研發的技術/設計/著作專利﹐不能獨佔。

3)移民者必須每年投入不少於二十天社會服務工作﹐或讀取本地文化課程(比如廣東話課、本地法務事務課程)考畢証書。
我認為以上條件﹐足以確保人才移入,不會有賣港之嫌﹐反而促進跨文化跨種族的互相認識、尊重和融合!

寫博為憑,拒絕犬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