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學斌

Archive for 2012 年 12 月|Monthly archive page

前奏:三段憤怒鳥之餘音

In Uncategorized on 十二月 30, 2012 at 4:40 上午

一二年底,高建 ( Kin Ko, of Lakoo ) 和 李勁華 ( of Innopage ) 等當下的科網創業地頭龍連環出稿,訴說本地產業的困境和期許。此舉令區區看得心頭癢癢,前夜還聲言要出稿回應

但揮指狂敲三萬字容易,把話說清楚、把道理擺明白,則是有點難。且先把早前自我爆發的三篇「發火文章」在此重輯,亦方便看倌閱讀。

其一,在香港搞 IT ,香港的意義在於「家」在香港、「身」在香港,而 IT 世界則應劍指天下。把戾氣去掉,我希望大家意識在「香港」並不是行業的局限所在,更似是我們的視野不時自我局限了,若說我們想搞好香港,其重點恰恰應是把「家」當作「家」去看,重捨這個家的親切和安全感,不宜把公司的問題帶回家裹鬧

誠然,家家有本難念的經,香港內部也滿多衝突和家暴,這裹的戾氣正不斷積壓和爆發,甚至使人情願數典忘宗,離家出走。但家和萬事興,至少每個成員都總有多向好走一步的空間。我不會教你屈於父權,而是當個百折不撓的豁達之人,以莊重明節,去應對紛亂潰濁。

其二,工作是用來改善生活,產業是對應著市場空間,必須把 人 放置在產業、工作的命題之上,我們所加入的思考,才有現世的意味。只要對準當下,使用一些簡單庸俗的手法,已經足以中和工作的厭惡性讓社會資源細水長流

筆者具有無政府傾向,即使政府和強權實然存在,大部份時間都不外乎是個幻象。是因為人們想太多,才搞到被政府和強權糾纏不清。如果我們靜心想想自己,眼觀鼻、鼻觀心,眼前那隻蒼蠅簡直就不似存在過。加人工、敗一敗家、整靚自己,都是十分之唯心、地味的事情,卻又比政府和經濟周期更具永恆意義

我們不應因為搞 IT就忘了加人工和 Shopping 扮靚那麼重要的人生大事

其三,創業是風險,實業是保險。對於當老闆的來說,創業風險永無止境,而且不可轉嫁,一切是是非非順順逆逆都是天命;對於伙計來說,每件事最好都實實在在,付出了努力就想有欣賞有回報有應用有返響有改進… 業界中人不能讓自己肝硬化,也不能對伙計耍虛招,揭開現實的虛幻。

IT 本身卻是比任何行業都虛幻,而 IT 業者是在已知的虛幻條件下建立真實,倒是我們有時就是沒有這種自覺。是故,在所謂「講現實」的香港,IT 好像不太可為。進入行業日深,卻應有天看到了,一切真正的創造,都必然填補了一角虛幻。女媧煉石補天,而不是練天補天,因為虛無宏大的天,是靠實實在在的石頭映對,才具有存在意味。

以天補天會令我們忘掉自己在幹甚麼,這個社會的炒作是不能靠炒作延續,火頭也要靠柴薪才燒得下去。如果這個產業大家都弄清楚本身的崗位,不要忘了互異而互補的兩個方面,許多事情都可以變得順暢,老闆做老闆該做的事,伙記發揮伙記的專長,越接近老闆的位置越要往外闖,越接近伙記的位置越要往內鑽探,無事不足以成。

本來打算搬字過紙的為 FB 上的發言留底,但既然出 Blog 啦,可以用 Link ,身在牆外的看倌似應可以自便,FB 不會那麼快清空東西吧?

(前奏整理完畢,正篇修剪需時,敬請期待。)

  1. Greg宋漢生)、 尹思哲  等等都各有相關系列文系,不能盡錄。(因為我要一邊讀一邊寫一邊編修的,很吃力!)
  2. 用影片,讓當事人說明自己公司,比直接連去公司網站好。本來想用這條片去說明 Lakoo 是甚麼,只是比起來,高總那幾句話雖短,但總算是對外說的。
  3. 筆者在二十歲之前從來沒想過要進資訊科技這一行。一直都只有當吟遊詩人、地主米商、變態軍閥、邪教大魔王之類的志願。到了現在還是很妒忌毛澤東、江澤民,乃至梁振英的成就,所以會寫這樣的東西一定是孔墨釋伽耶和華以及真主安拉大發慈悲念緊箍咒之故
  4. 無政府主義之我見,「無」帶有道教中「不曾有」的意義,更具有佛教中論「不一也不異」
  5. 天命說,很多創業家都有提過,潮一點的不妨參考一下我們的 Jobs 神
  6. 建造的虛幻,如果你要深研,還十分有閒情,可以找柄谷行人的《以建築為喻》讀一讀。(但其實筆者也沒有讀完…)
  7. 看註腳看到這,你該明白我是個資料控…三萬字等於三百萬字資料 backup … (即是說:「請別怪我拖稿啦…」(謎の聲:拖出去斬!)
  8. Yeah!《快樂興業》又拖到聽日鳥…(謎の聲:拖出去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