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學斌

Archive for 2009 年 07 月|Monthly archive page

Facebook 與人口資料來源

In 補充資料Facebook on 七月 25, 2009 at 6:51 下午

言必有據,我想跟大家分享撰文資料來源,希望可以抱磚引玉,糾正錯漏。

有關 Facebook 用戶數目資料,我所參照的包括以下網站和博文:

1. CheckFacebook.com

CFB July 2009 HK Statistics

2. NickBurcher.com

NBfbHKJuly09

CheckFaceBook 由 Nick Gonzalez ( @nickgon ) 主理,他曾經在 TechCrunch 撰寫大量文章。 讀者可以點選 CFB 上的圖表,以顯示更多數據。比如點看 % Online Population ,會驚覺孟加拉有九成人口在用 Facebook ?!

Nick Burcher ( @nickburcher ) 是英國媒體行銷研究機構 VNC 的頭目。他的博客分析各地用戶增長,可以配合 Google Trends 去進一步推敲新聞相關性。

我是在 Twitter 上看 RT ,以及經常 Google 各種數據,而找到這些資料,不必奇怪。互聯網上沒有唯一的專家,只有湊巧攻入一個題目的行家。

有關香港人口的數據,可以在統計處找到

經調整的人口和 Facebook 用量數據如下:

PopVsFB_HK

廣告

網絡社群氾濫 數碼鴻溝惡化

In 經濟日報FacebookGoogle WaveTwitter on 七月 25, 2009 at 12:00 上午

近日,網絡社群裏最招人嫉妒的事,並不是誰的iPhone 3GS最先到手,而是誰先獲得邀請,參與測試Google Wave。
這真是教人吃不消。又一種新形態社群網絡,意味着又一道數碼鴻溝。

香港號稱是世界數一數二普及上網的社會,然而翻閱調查機構Nielsen的報告,卻會發現,自千禧年以來,香港上網人口普及度,一直保持在7成左右。這意 味着近年網絡面貌變化雖大,影響卻只觸及經已上網的人。3成沒有上網的市民,跟其餘7成網民,距離愈拉愈遠,彼此之間的共同話題,仍綁在傳統媒體的框架以 內。

facebook網民 抽離社會

facebook至今已有200萬個香港用戶,可謂滲透度最高的新媒體。幾乎所有在學人口都已被拉入facebook,再大十歲的青壯年勞動人口,也有7 成人纏綿於此社群內。可憐我們社會那些45歲以上的「話事人」,只有6%登記了facebook帳號,難怪他們對於網絡文化多不了解,總是嗤之以鼻。

facebook最大貢獻,是方便人們聯絡現實生活上曾接觸過的朋友,將生活小圈子網絡化。有道曰facebook最能反映朋友們沉迷甚麼玩意,生活有多 休閒。把這話反過來說,facebook凸顯了用戶抽離社會的一面,盡管用戶也會組織和加入一些議題小組,但小組內容卻鮮有進一步發展,徒具聲勢,流於濫 竽充數。

3成網外人被傳統信息籠罩

Twitter社群呈現另一種面向,用戶只有不斷地參與傳遞議題和信息,才會建立出自我身份,使關心題目發展的用戶持續關注,形成價值共同體。也因為公共面向廣,在Twitter上,社會議題比消費優惠信息,傳得更快更熾熱。

可惜這亦意味着Twitter較像工作和公共投資,較不像享受和消費生活。雖然說發放140字短訊十分簡單,要好好處理大量信息、接駁人脈,卻得額外使用工具,付出更多的努力,許多試用戶都未曾跨過門檻。

然而一旦跨過了,就會看到社會被數碼和權力鴻溝割裂的景象。看着那3成網外人口,被傳統信息框架所籠罩,當權者、話事人自以為是,操縱論述,欲把社會牢牢 牽制着。同樣身縱網絡,大部分人並不能憑信息優勢提升自己,只能藉以消遣生活抒洩抑壓。能利用網絡,結集信息而影響社會的一群,才方開始凝聚起來。

打破斷層掌資訊 進一步當權

網絡社群的公共運作模式成形,勢將與傳統勢力決裂。並非取向分歧導致決裂,而是世界觀、處理信息的模式不同,而造成知識斷層,彼此難以溝通下去。誰能連繫起公眾關注和認同的信息,誰就會取得主動權。

Google Wave代表着更激烈地變化和膨脹的資訊模型,很難預計多少人會接受這個新工具,但能在浪濤上展開凌波微步,掌握更多資訊優勢者,定必得以進一步充權(empowerment),形成新勢力。

Twestival 推特節概要

In 補充資料 on 七月 20, 2009 at 12:00 上午

香港推特節 2009

刊於 Facebook 的活動簡介頁

(以下為中文譯本,有待重新整理)

今年 9 月 12 日,全世界twitter(推友)社群再度共襄善舉,上一次我們一同為非洲地方鑽出清潔的水源,今次我們把視線轉投到大家居住的城市,為本地慈善團體效力。

二月份,香港與全球一百八十多個城市,齊齊啟動國際推友籌款活動。67 位本地推友現身推特節晚會,我們跟全球推友,合共籌得二百萬元善款,為一萬六千多個急需清潔食水的人解困。

我們要大大拓展這麼有意思的活動!

中環SoHo區兩家酒吧已應諾提供場地。娛樂活動、T恤、獎品、慈善工作,已想到的,未想到的,一切多多益善!

請立即幫忙推發twestival訊息給您的親友!

聯絡單位 –

首席推手 – @JayOatway
贊助接洽 – @yeelim , @ejenkins25
娛樂企劃 – @egrisoni
場地統籌 – @kari_jensen

活動會場:
Culture Club / Guru
中環 (SoHo區) 伊利近街 13 / 15 號。

我們需要更多贊助商!
在這裏,特別向下列已經參與贊助的單位致謝:

Text100, Venture Hype, Waggener Edstrom

我們很榮幸支援是次善事的受益單位,【保良局孤兒院 語言訓練計劃】。欲索取更多有關訊息,請與 @ThomasCrampton 聯絡。


twest20

推特節當天,我會捐出 (followers / 5) 元給保良局 ,別忘記 follow @bencrox 哦!

多多益善,少少無拘!

Twitter革新 可推廣慈善事業

In 經濟日報Twitter on 七月 18, 2009 at 12:00 上午

網絡工具Twitter是組織信息的利器,除了可以爆發輿論力量撼動政權,還可以推廣慈善事業。

今年2月,一群志願工作者在兩周內組織起Twestival(台灣譯作「推持節」),全球響應,短時間內就募得200萬元捐款,為非洲萬計人口提供清潔、安全、長遠自給自足的井水系統。

公共議題與用戶互相催化

香港也有人發起聚會、收集捐款,支持該次慈善活動。有趣的是,正正在該次聚會開始,本地Twitter用戶脫離蟄伏狀態,受到傳媒關注,並徐徐地增長、活躍起來。

公共議題和Twitter社群互相催化,彼此推動成長。Twitter上的慈善事業,沒有和政權產生衝突,用戶更自然、無拘無束地投入其中,發展過程有許多細緻變化可以持續觀察。

加州山火 傳播信息透明有效

07年加州頻仍發生山火,當時有一群網絡技師,利用web2.0工具,分別製作火災信息地圖、圖片集,收錄災區當事人的囈語。他們發覺Twitter最適合滙集和發布這些信息,只因Twitter編程滙集資料的工序特別簡單,當作插件放在博客、網頁上自動更新信息,也格外方便省時。

由於通過Twitter發播的災場信息,比傳統媒體所提供的更為全面和多元化,更新頻率亦較快,技師們瞬間獲得社區居民擁戴,愈來愈投入公共信息專門分工作業。

社區居民本無技術根底,也無暇一邊應災一邊編寫圖文博客,但卻不難發布短訊簡述前綫狀況,甚至只是簡單轉發消息延續回響,讓其他網民整理輯錄報道。有些短訊在Twitter上廣播後,關注事態的網民直接接觸到災民,濟助活動和反應都顯得相當透明有效。

Twitter帶來了前所未有的組織和播放模式,啟示更多互動空間。08年起,許多新加入Twitter的博客作家和演藝人,都曾以捐出配對善款作招徠,互相比拼和催谷「追隨者」(followers)數量。09年4月,明星Hugh Jackman拋出定額善款,收集Twitter用戶意見,選出最有說服力的回應,以決定捐款對象。

網絡技術推社群 顯獨到聲音

參與者的層次,由被物化的指標,變為創新意見來源,更深入地帶動慈善信息。一般社交網站便於建立熟人圈子,把既有關係網絡化,Twitter卻提供了另一個面向,把網絡技術推向社群,革新公共領域參與方式,突出參與者貢獻社群的不同風格。愈獨到、專業、公共面向的用戶,愈容易在Twitter社群受到注視。

9月份將會有另一次Twestival,讓各城市組織活動幫助當地的志願機構。香港Twitter社群,能否發動更廣泛關注,募得更多捐款,不比鄰近城市失禮,端看我們的網絡文化深廣度,看我們能為善慈創出多少新思維。

捧Twitter為掘金地 弄巧反拙?

In 經濟日報Twitter on 七月 11, 2009 at 12:00 上午

近期,Twitter風潮席捲全球,本地報章雜誌慕名跟進,霎時間就把Twitter吹捧為無限商機的掘金地,到底有沒有搞錯方向?

本地Twitter用戶群尚待發展,商業化應用的時機未到,在這刻將一片新土壤塑造為宣傳市場,容易弄巧反拙。

需先建廣大幅員 站穩陣腳

新媒體跟傳統媒體一樣,要站穩陣腳就必須先滿足訂戶的需要,建立起廣大而忠實的影響幅員,而後才談得上衍生宣傳效益。如果用戶在接觸新媒體時,還不知道期待甚麼、需要甚麼,或者找不到方法滿足這些需要,那他們必定不會久留,派送給他們的信息亦將石沉大海。

Twitter用戶需要精簡、前衞、新鮮的信息,省得繞去問「你在做甚麼?」。這些用戶往往都有使用msn、blogger、youtube、 facebook的經驗,亦不會對報章雜誌、電台電視感到陌生,他們用Twitter並不是要取代既有網絡或媒體,而是要用最輕便的手法把自己置入傳播過 程之中,並加入扼要的取態。

被忽略聲音 新媒體有市場

正因為Twitter是透過眾多個人的取態形成言說,傳播者是主體,傳播甚麼信息,表達甚麼意見,是用戶自主過程,不容易受操控。簡潔直率的感言,容易引起共鳴,隨時會揚得更廣更騰沸、喧賓奪主。傳統媒體忽略的聲音,往往在新媒體找到更大市場。

Twitter在外國取得巨大增長,用戶活動日益頻繁,正是建基於一群能跳過傳統媒體,發布新鮮信息、獨特見解的用戶。

他們當中有開源軟件、網絡協定的前綫開發者,不吝嗇公開新嘗試,交換業界資訊;也有娛樂明星,透過廣播生活觸覺與品味衝擊潮流;更有遭遇突發事件的一般 人,他們的經歷和視角總是媒體和官方不能蓋括的。然這麼多東西,都透過Twitter有紀律地壓縮成140字的短訊,使讀者輕易吸收、略過或轉發。

相對來說,香港網民才剛開始由論壇、facebook和msn轉到Twitter建立試點。許多人搞不清楚狀況,難以習慣信息散亂,又顧忌公開發表意見,不得已就返回原有陣地,或是轉去plurk等相類似而又有不同定位的「狀態圈」(statusphere)。

先提升用戶質與量 再搞活社群

同時,像高登討論區,透過特設的iPhone軟件iHKG,引入手機發訊功能,亦都代表了本土服務供應方的轉型。由於服務規格以及定位都不同,我們很難想 像iHKG會變成本土的Twitter,但要加快香港人銜接網絡新媒體新趨勢,一定少不了本土服務供應方的調整和努力。

與其爭先在Twitter用戶群中提成,不如先致力提升香港用戶的質和量。要把香港的Twitter社群搞得更活,新用戶更易捉到用神,踏出穩健的第一步,這片新土壤才會開花結果。